“巴黎貝甜”居然不是商標,遭遇維權尷尬

來源: 中國品牌網 高萬鵬 發布時間: 2022-03-18 18:51:01

摘要

“巴黎貝甜”因為帶“巴黎”這個城市名,不符合中國的商標注冊條件,結果被人搶注了“芭黎貝甜”商標,長期惡意滋擾,開口要價1000萬。

 
商標沒注冊下來的企業,
居然成功告贏了有注冊商標的企業,
還被判應得150萬賠償。
這是怎么回事?
 
“巴黎貝甜”因為帶“巴黎”這個城市名,不符合中國的商標注冊條件,結果被人搶注了“芭黎貝甜”商標,長期惡意滋擾,開口要價1000萬。
 
日前,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終審判決認定“巴黎貝甜”屬于未注冊的馳名商標,后者立即停止不正當競爭和侵權,立即停止使用包含“芭黎貝甜”的企業名稱并變更登記名稱,刊登聲明賠禮道歉并消除影響,賠償150萬元。
 
 
商標尷尬
因為帶地名 “巴黎貝甜”沒法注冊商標
 
巴黎貝甜,不是法國品牌,而是一個來自韓國的面包店品牌。
 
“巴黎貝甜”品牌,來源于韓國株式會社巴黎克魯瓦桑,在韓國開有數千家面包店。2004年,巴黎克魯瓦桑株式會社在上海開了第一家“PARIS BAGUETTE”面包店,中文名稱為“巴黎貝甜”。
 
 
巴黎克魯瓦桑株式會社在中國成立了艾絲碧西投資有限公司,后者獲得“巴黎貝甜”、“PARIS BAGUETTE”商標獨占使用權,并負責統一管理運營。
 
“巴黎貝甜”在《我的名字是金三順》、《非誠勿擾》、《我的青春誰做主》等影視節目都有露出。在《非誠勿擾》中,馮小剛用一組鏡頭展開了“三無偽海歸秦奮”的征婚之路,秦奮在“巴黎貝甜”面包店中寫下了“你要想找一帥哥就別來了,你要想找一錢包就別見了……有意者電聯,非誠勿擾”這一金句。
 
經過多年發展,“巴黎貝甜”品牌在中國得到眾多消費者認可。但很少有人知道,“巴黎貝甜”在中國是長期沒有注冊下來商標的。
 
這是因為“巴黎貝甜”品牌名稱含“巴黎”,根據商標法規定,縣級以上行政區劃的地名或者公眾知曉的外國地名,不得作為商標。
 
 
被人盯上
長期被滋擾 電話中要價1000萬
 
一個叫金某的人發現了“巴黎貝甜”的軟肋。
 
2014年7月至2015年10月,金某分四次注冊了“芭黎貝甜”和“BARISBAGUETTE”商標,之后又通過其注冊的北京芭黎貝甜公司先后注冊包括“巴黎貝甜”“芭黎貝甜”“SPC”“BARISBAGUETTE”“巴梨貝甜”“巴里貝甜”“芭黎焙甜”等96個商標。
 
金某注冊商標后,沒有實際經營行為。他開設“頂級商標轉讓網”對商標進行轉賣,或直接用醒目的巴黎貝甜(PARISBAGUETTE)商標在網站、公眾號上“招商加盟”:“開一家巴黎貝甜只需幾萬元,就能快速立店”“全國招商”“來自韓國服務中國”。而其網站留言、公眾號賬號主體則寫的是“北京芭黎貝甜公司”。
 
 
“芭黎貝甜”不僅打著“巴黎貝甜”的旗號招商,還主動聯系了“巴黎貝甜”實際經營方艾絲碧西公司。
 
艾絲碧西公司取證的錄音顯示,金某在電話中向艾絲碧西公司要價1000萬,并稱:“我的公司北京芭黎貝甜公司下面的商標權全部轉過去,只要把公司變更法人就可以了。我的律師跟我說如果這個走到訴訟的話我將有80%的勝算。我們是現在力量不夠,也不正式才無法進行面包事業。我把這個商標賣給任何人也許都能夠收到最少幾百萬吧……”
 
被艾絲碧西公司拒絕后,金某、北京芭黎貝甜公司開始通過舉報、起訴逼艾絲碧西公司就范。
 
這些做法包括:在全國范圍內向行政機關投訴,到法院起訴;向艾絲碧西公司及其商業合作伙伴發送“商標侵權警告函”甚至直接上門打擾,影響干擾艾絲碧西公司正常經營和業務拓展;向媒體、會計師事務所和其他機構發送“商標侵權警告函”,向騰訊公司投訴請求關閉艾絲碧西公司微信公眾號等。
 
為了“施加壓力”,金某甚至曾聯系過韓國駐中國大使館等。
 
僅2018年1月至2018年7月,金某方面向全國各地的市場監管部門投訴84起,還以消費者名義投訴58起。
 
維權反擊
法院認定不正當競爭 
判“芭黎貝甜”改名
 
“巴黎貝甜”方面開始反擊,起訴了金某和芭黎貝甜公司,要求法院判令被告立即停止不正當競爭,停止使用包含“芭黎貝甜”的企業名稱,變更后的企業名稱也不得包含與“巴黎貝甜”近似的文字,停止使用和“巴黎貝甜”、“PARISBAGUETTE”相同或近似的商標,判令金某、芭黎貝甜公司因惡意提起知識產權訴訟和其他不正當競爭行為連帶賠償經濟損失600萬元,因商標侵權行為連帶賠償經濟損失300萬元,支付原告為制止侵權、不正當競爭支付的合理費用106萬余元,刊登道歉聲明以消除影響。
 
 
法院審理后認定,原告提交的大量證據可以證明,“巴黎貝甜”和“PARISBAGUETTE”商標從2003年起在中國境內實際使用中,從店鋪網點數量和分布、宣傳廣告、媒體報道、榮譽獎項等方面相關證據看,已經在快餐服務尤其是“蛋糕、甜點”快餐服務中具有極高知名度,達到了家喻戶曉,構成未注冊的馳名商標。
 
法院認為,被告針對原告公司的一系列舉報、起訴行為,以圍繞原告公司的未注冊馳名商標申請注冊大量商標為前提,以高價轉讓為目的,以形式上合法的“組合拳”,影響原告正常經營、威脅品牌商譽,并將其拖入糾紛。
 
法院認定,被告主觀上具有明顯惡意,獲取明顯高于市場交易價格的目的,具有不正當性,客觀也上使得原告商譽可能受損、經營受到影響等損害,侵犯了原告未注冊馳名商標權益,構成不正當競爭。
 
判決書顯示,金某及其關聯公司不僅注冊了與“巴黎貝甜”近似的近百個商標,還注冊了其他1700多枚商標,其中相當一部分是對韓國一些知名品牌的復制、抄襲、摹仿和翻譯,金某對該行為未能作出合理解釋,具有惡意,有悖于誠實信用原則。
 
2022年1月10日,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判決被告立即停止侵權和不正當競爭,立即停止使用包含“芭黎貝甜”的企業名稱并變更登記名稱,在報紙上刊登聲明賠禮道歉和消除影響,賠償150萬元。
 

▲終審判決書部分截屏
 
2022年2月7日,案件進入首次執行。記者通過企查查發現,2022年1月26日即終審判決后不久,北京芭黎貝甜企業管理有限公司已經更名。但這個名字一聽就有些“不服氣”:它叫“北京堅到底企業管理有限公司”。
 
類似的事情,其實在國外也發生過。2006年,王致和集團在德國注冊商標被告知,德國歐凱公司已將“王致和”注冊,與德國歐凱公司協商未果后,王致和集團在德國對歐凱公司提起訴訟,追討商標權。
 
就此,北京福和律師事務所律師陳楠表示,商標是保護品牌最有效的手段之一,在“傍名牌”、“惡意搶注”等行為屢屢發生的當今,企業理應采取“市場未動,商標先行”的策略,在品牌進入市場前提前做好商標布局。
 
“進入一個外國市場,確實可能會出現因不了解該國法律,而導致進入后發現商標無法注冊的尷尬,給一些人帶來可乘之機。但實際上,如果在進入外國市場之前,企業提前進行法律專業咨詢,充分了解該國在知產方面的法律規定,類似的尷尬和困境,或許就能提前作出預案和解決方案,提早避免。”
推薦內容
電子雜志
First slide
First slide
First slide
市場監管總局“奮斗百年路 啟航新征程”專題 市場監管總局強化反壟斷執法專題 2021年兒童和學生用品安全守護行動 總局召開定點幫扶工作領導小組第一次全體會議
00人人插人人操|91福利国产在线人|国产成 人 综合 亚洲网站|欧美色欧美亚洲另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