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別人的紅牛,不如養自己的戰馬

來源: 中國經濟網 -《經濟日報》 佘穎 發布時間: 2021-01-13 13:56:48 責編:張凡

摘要

合資公司的商標使用許可合同于2016年10月到期后,天絲集團決定不再授權合資公司使用紅牛商標;2018年,合資公司工商登記到期,泰方提起強制清算,為此雙方打起了官司

只有掌握在自己手里的東西,才能成為核心競爭力。與商標相比,中國紅牛20多年積累的生產能力與渠道關系才是真本事。這些遍及中國大江南北的渠道能賣紅牛,也能賣中國“戰馬”。
 
中國紅牛輸了——近日,最高法做出終審判決,確認“紅牛系列商標”歸屬泰國天絲醫藥保健有限公司,中國紅牛不享有商標所有者的合法權益。幾乎在同時,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終審駁回了泰方申請對中國紅牛合資公司進行清算一案的訴請,中國紅牛免于被強制清算。此前,中國紅牛還就泰方持有的金罐紅牛商標向國家知識產權局提出無效宣告請求,不過被駁回了。
 
別看兩家企業現在撕得不可開交,20多年前,他們可是親密無間的戰友。1995年,中國的華彬集團為了將紅牛引入中國,與天絲集團合資成立了紅牛維他命飲料有限公司,也就是中國紅牛,而天絲集團則與合資公司簽訂了多份商標許可使用合同,授權合資公司使用“紅牛”商標。
 
雙方的關系有多好呢?好到在長達20年的合作過程中,雙方居然沒有就中國紅牛商標歸屬問題有個明確的協定。只憑著一紙模糊的合作協議,1996年至2016年,華彬集團就敢投下巨額廣告和運營,推廣“困了累了喝紅牛”。這可是名副其實的現金牛——紅牛在中國功能型飲料的市場份額一度高達60%以上,年銷售額超過200億元。
 
然而,隱患終于爆發。合資公司的商標使用許可合同于2016年10月到期后,天絲集團決定不再授權合資公司使用紅牛商標;2018年,合資公司工商登記到期,泰方提起強制清算,為此雙方打起了官司。
 
站在維護市場公平有序競爭的角度,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的判決、國家知識產權局的裁定和最高法的終審判決說明無論內資外資,中國對知識產權的保護一視同仁,都是建立在尊重法律、尊重證據的基礎上。
 
但客觀上,判決讓中國紅牛陷入了法律與情理的困境——如果繼續使用紅牛系列商標生產、銷售紅牛產品,就會侵犯天絲集團對紅牛系列商標的專用權,涉嫌違反商標法和反不正當競爭法;但就這么放棄自己投入幾十億元培育的品牌,感情上又實在接受不了。
 
更要命的是,雖然2016年底中國紅牛就推出了紅罐“戰馬”,但時至今日,紅牛依然是其最大的收入來源。這就不是感情上接不接受的問題了,而是命根子要沒了。難怪中國紅牛在終審判決之后,依然表示將通過一切可能的法律救濟途徑維護自身合法權益,還透露已就1995年的合資合同進行國際仲裁,認為合作期限應延期為50年。
 
目前業內并不看好中國紅牛能翻盤最高法的終審判決,中國紅牛大概率要為欠缺商標意識交學費了。這起糾紛再次提醒全國上億市場主體,應切實注重知識產權的保護與應用。加多寶與王老吉直到2020年6月仍在為“怕上火就喝加多寶”打官司,國家知識產權局還曾發現有些初具規模的科技創業公司竟然沒有申請過知識產權,專利、商標處于“裸奔”狀態。商標法實施快40年了,中國企業應當趕緊補知識產權這一課。
 
在此還想給中國紅牛提個建議:只有掌握在自己手里的東西,才能成為核心競爭力。泰國的紅牛商標雖然響亮,但哪怕再用30年,也還是別人的。與商標相比,中國紅牛20多年積累的生產能力與渠道關系才是真本事。這些遍及中國大江南北的渠道能賣紅牛,也能賣中國“戰馬”。
 
今天的年輕消費者對國貨品牌抱有極大的熱情和信任,花西子、完美日記、元氣森林,不都是三五年就成長起來的國貨新品牌嗎?以華彬的營銷能力和渠道能力,快速鋪貨配合營銷造勢,一定有消費者愿意嘗試中國“戰馬”。后起之秀如東鵬特飲、樂虎尚且能從紅牛手里分一杯羹,華彬集團專心養自己的“戰馬”,不愁長不大。
推薦內容
電子雜志
First slide
First slide
First slide
市場監管總局“奮斗百年路 啟航新征程”專題 市場監管總局強化反壟斷執法專題 2021年兒童和學生用品安全守護行動 總局召開定點幫扶工作領導小組第一次全體會議
00人人插人人操|91福利国产在线人|国产成 人 综合 亚洲网站|欧美色欧美亚洲另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