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嫌壟斷 知網改錯更需行動

來源: 中國品牌雜志 中國品牌網 馮昭 發布時間: 2022-05-23 19:09:40 責編:馮昭

摘要

對知網立案調查,釋放出對平臺經濟依法實施常態化監管的明確信號。

5月13日,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官網發布消息,根據市場監管總局前期核查,依法對知網涉嫌實施壟斷行為立案調查。消息一出,社會輿論對該事件幾乎一邊倒地予以支持。
 
從多所高校及科研機構因續訂費用過高而停用,到高校學子苦于論文查重的高額收費,再到多位教授起訴其侵犯版權,近年來,對知網的質疑之聲此起彼伏,甚至一浪高過一浪。
 
對知網立案調查,則釋放出對平臺經濟依法實施常態化監管的明確信號。
 
學術服務平臺“領頭羊”
 
作為同方股份有限公司旗下的學術平臺,中國知網起源于“中國知識基礎設施工程”的概念。
 
1998年,世界銀行在《1998年度世界發展報告》中提到國家基礎設施的概念。在此背景下,清華大學、清華同方發起以實現全社會知識資源傳播共享與增值利用為目標的CNKI工程,并由清華大學主辦的《中國學術期刊(光盤版)》電子雜志承辦了中國知網的內容建設、清華大學校企同方知網(北京)技術有限公司提供技術支持。
 
創立之初,中國知網不僅被列為“國家火炬計劃”,還得到科技部等部委的大力支持,被評為科技領域創新的重點項目。
 
因此,雖然成立時間僅比維普、萬方等同類型學術資源服務平臺早兩年左右,但在政策扶持下,知網優勢逐年擴大,在20多年時間里成長為國內最大的學術資源數據庫。公開資料顯示,知網在2017年即擁有文獻總量2.8億篇,中外學術期刊5.8萬余種,碩博士學位論文全文文獻300萬篇,擁有機構用戶兩萬多家、個人注冊用戶2000多萬人,全文下載量達到每年20億次。
 
與此同時,隨著科研資源日漸豐富,知網在行業內的話語權也更加強大,通過參與對學術期刊和高??蒲袡C構學者的學術評價工作,在學術和傳媒界獲得了特殊地位,乃至國內學術論文標準化格式都是由其制定的。
 
著作權人的“維權之爭”
 
過去很長一段時間,由于紙質作品在網絡傳播方面存在法律空白或有待完善,著作權人起訴知網的案件,多到可以用“成百上千”來形容——天眼查法律訴訟顯示,知網作為被告的信息多達1200多條,其中,案由為著作權侵權糾紛和侵害作品信息網絡傳播權的占了絕大多數。
 
但在以往,著作權人的勝訴概率微乎其微。直到2021年,中南財經政法大學一對退休教授夫婦才改變了這一現狀。
 
2016年,應出版社要求,中南財經政法大學退休教授趙德馨和20多名教授、副教授準備修訂他編著的《中國經濟史詞典》。由于手頭沒有紙質書,趙德馨讓學生以自己的名義到知網主辦單位《中國學術期刊(光盤版)》電子雜志社有限公司要一份舊電子版,以供參考。但是,該公司提出需要以26元的價格購買。趙德馨才想起,學術期刊公司和自己簽訂合同時承諾的轉載費,自己一次也沒有收到。
 
他在中國知網上搜索,發現除了《中國經濟史詞典》,自己還有100多篇論文,但這些論文全部沒有得到他本人授權。初步交涉無果后,趙德馨以運營中國知網的公司——學術期刊公司侵犯其作品“信息網絡傳播權”為由提起訴訟。
2021年6月,他和知網的官司二審終結,趙德馨方全部被判勝訴,獲得賠償70萬元。在趙德馨鼓勵下,同為中南財經政法大學退休教授的妻子周秀鸞也對知網提起訴訟,獲賠近10萬元。
 
《中國學術期刊(光盤版)》電子雜志社有限公司在“趙德馨教授起訴中國知網獲賠”相關說明中表示“正視問題、解決問題”,但實際行為不僅沒有悔改的誠意,還下架了趙德馨夫婦的涉案作品,甚至連同沒有涉及訴訟的作品也都悉數下架。
 
然而,趙德馨夫婦的行動喚醒了更多著作權人維權的信心:2021年12月,因知網的查重服務不對個人開放,浙江理工大學法政學院特聘副教授郭兵提起關于“中國知網濫用市場支配地位”的訴訟;今年4月,原湖北省作協副主席陳應松以未經其同意將300多篇作品供付費下載為由,向知網提出1500元/千字的索賠訴訟。
 
由此,知網被推到了輿論的風口浪尖。
 
毛利率超八成A股上市公司
 
同方股份財報顯示,知網2021年營收12.9億元,毛利率為53.4%。憑借在國內高校市場的占有率和不斷上漲的收費,知網最近五個會計年度的毛利率穩定在50%以上,最高甚至達到71%。
 
據Wind金融終端數據,53.35%的毛利率在A股有可比數據的4690家上市公司中排在第574位,超過87.76%的上市公司。其盈利辦法,主要有用戶數據庫采購費、訂閱費連年上漲、查重服務三種模式。
 
知網官網顯示,其主要市場包括高校、公共圖書館、科研單位、創新型企業、醫院、農業技術協會等,這些機構用戶采購知網數據庫的費用每年動輒百萬。
 
例如,復旦大學2022年采購知網數據庫的成交價為82.5萬元、中國礦業大學(北京)成交價約107萬元、浙江大學采購預算為112萬元、西南民族大學成交價為116萬元、北京科技大學成交價130萬元;高校之外還有銀行、醫院、研究機構,中國農業科學院農業信息研究所訂購CNKI系列文獻資源項目中標價格為115萬元。
 
知網續訂費用的年年攀升也屢被學術機構詬病。近十年來,北京大學、武漢理工大學、南京師范大學等六所高校,因續訂費用過高而一度宣布停用知網。
 
2016年,武漢理工大學在一份聲明中稱,知網報價在2000年以來每年漲幅都超過10%,2012年高達24.36%,2010-2016年平均漲幅為18.98%;同年,北京大學圖書館表示由于知網數據庫漲價過高,圖書館全力與對方進行續訂談判,在合同期滿后數據庫隨時可能中斷北大的訪問服務。
 
今年4月,因數據庫續訂費用高昂,中科院考慮暫停使用知網的消息一度登上熱搜——2021年,中科院集團CNKI數據庫訂購總費用達到千萬級別,成為該集團資源引進中的“巨無霸”,因此中科院文獻情報中心考慮通過維普期刊數據庫和萬方學位論文數據庫,對CNKI數據庫形成替代保障。
 
查重服務也是知網收入來源的重要板塊之一。由于眾多面臨畢業的高校學生需要將畢業論文與現有數據庫進行對比,以確保與已有論文的重合度滿足學校規定范圍,論文查重成為他們畢業路上繞不過去的關卡。在全國3012所高校當中,99%以上是知網付費用戶。
 
北京某高校數據庫訂購人員表示:“知網給學校提供的查重系統可以為學生免費查一次,但一次是遠遠不夠的。因此,學生只能(在外面)花錢購買額外的查重次數。”
 
網友質疑與遲到的道歉
 
由于屢受詬病、頻惹眾怒,網上對知網“店大欺客”的聲討一浪高過一浪。今年以來,市場監管總局已多次回復網上留言,表示“已關注到各方面反映的知網涉嫌壟斷問題,正在依法開展相關工作。”
 
世界知識產權日這一天,人民網發文點名批評知網,直言其“按理早該深刻反思自身行為的合理性。然而令人遺憾的是,在一次次輿論風波中,我們看不到中國知網的實際行動,看到的是其利用一家獨大的市場優勢地位,不斷提高價格令各單位難堪重負;我們看不到定位于國家知識基礎設施的機構履行應有的社會責任,看到的是其賺得盆滿缽滿。”
 
而直到市場監管總局官網公布知網被立案調查前一天,其工作人員才趕到中南財經政法大學退休教授趙德馨夫婦家中,表達了重新上架他與妻子周秀鸞論文作品的意愿。
 
“他們做的事情有一點兒進展,進展不大,態度不是很堅決,整改的動作很小。”趙德馨表示,自己不是想把知網“整垮”,只是希望知網改好,改成有利于國家創新戰略的發展、有利于知識傳播,成為知識分子的朋友,而不要再成為“天下苦知網久矣”的一個平臺。
 
實際上,眾多像趙德馨一樣的著作權人,都希望知網的存在能促進學術的健康發展,而不是相反;對知網來說,知錯改錯不能只停留在表面上,建構合理的運營模式才是贏得諒解的前提。
 
實施常態化監管的具體舉措
 
國務院反壟斷委員會專家咨詢組成員、中國政法大學教授時建中認為,知網收錄的中文學術文獻種類與數量、期刊數量以及獨家期刊的數量和質量、用戶規模及覆蓋率、用戶依賴程度、市場銷售額等均長時間明顯處于領先地位,在學術文獻收錄和服務協議中設置不公平的格式條款,無論是采購學術文獻,還是銷售知識數字化產品的價格“幾乎不受競爭約束”,具備處于市場支配地位的特征。
 
因此,對其立案調查,是深入貫徹黨中央關于實施常態化監管的具體舉措,有利于向市場釋放清晰明確的信號,讓市場對法治建立起更加可靠、穩定和持續的預期,增強平臺企業的自我合規意識,引導和激勵平臺企業通過技術革新和模式創新開展高水平競爭,不斷提升自身核心競爭力。
 
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反壟斷專家庫專家、武漢大學法學院教授孫晉表示:“對知網立案調查是國家反壟斷局成立以來,積極回應社會關切、對平臺經濟依法實施常態化監管的標志性事件,彰顯了國家在法治軌道為資本設置‘紅綠燈’、依法規范和引導企業健康發展,讓資本和技術更好地服務高質量發展和助力共同富裕的決心。”
 
知網則發布公告回應,表示“堅決支持,全力配合”,并稱“將以此次調查為契機,深刻自省,全面自查,徹底整改,依法合規經營,創新發展模式,承擔起中國知識基礎設施的社會責任,努力將知網打造成具有中國特色、世界一流的學術資源信息平臺,推動學術傳播交流,促進國家科技創新,為廣大作者和讀者提供更好的服務。”
 
此外,其他有關部門也在研究知網涉嫌侵犯作者版權問題??梢?,當知識產權保護成為一種社會共識,知網無視市場公平的行為到了必須解決、清算的時候。
推薦內容
電子雜志
First slide
First slide
First slide
市場監管總局“奮斗百年路 啟航新征程”專題 市場監管總局強化反壟斷執法專題 2021年兒童和學生用品安全守護行動 總局召開定點幫扶工作領導小組第一次全體會議
00人人插人人操|91福利国产在线人|国产成 人 综合 亚洲网站|欧美色欧美亚洲另类